金参考|被越来越多国家“嫌弃”后,这一“大

   特朗普执政以来,为达到美国外交和战略目的,更将极限施压用到了极致。

  

   其中,美国利用美元国际主导地位,把其当作政府政策工具。 通过制裁他国经济和微观主体、冻结在美资产、阻碍在美上市融资等方式,逼迫他国让步和妥协,获得美国优先的战略利益。 虽然屡屡得逞,但同时却不断损害美元的全球主导地位。

  

   其他国家也是看在眼里,慌在心里,不想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寻求降低风险的各种办法。

  

   在惯性作用下,进入2019年后,各国寻求国际货币多元化发展的努力还会继续。 力量此消彼长是常态当前,美元仍是全球主导货币,霸权地位还很稳固,尚无其他货币中短期内可以取代美元。

  

   但这一大限世界各国寻求国际货币多元化发展、规避美元风险、摆脱美国货币霸凌的愿望正日益强烈,这也终将是世界慢慢摆脱美元单一储备货币格局的源动力。

  

   在短期内美元霸权地位难以撼动的情况下,各国会根据现有格局在货币互换、建立新的支付体系、本国储备中逐步降低美元比重等方面,推动一些力所能及的变化,寻求一定的风险分散。